hg0088正网,hg0088备用网址,hg0088,hg0088如何开户,hg0088现金,hg0088皇冠,hg0088如何注册,hg0088注册,皇冠hg0088,hg0088开户,hg0088官网,hg0088投注,新2皇冠hg0088,hg0088体育投注,足球hg0088手机版登陆,手机版皇冠hg0088
首頁豬價行情養豬信息養豬技術豬病防治豬場管理飼料行情 雞蛋價格肉雞價格化肥信息網糧食價格養殖網養雞網水產養殖化肥價格雞價格網

曾為環保拆養豬場,如今各地鼓勵養豬!現在是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嗎?

http://www.allycomputer.com 時代周報 2019-09-19 10:44 右右 網友評論 |

  2014年我國農村和農業環保領域第一部國家級行政法規《畜禽規模污染防治條例》實施以來,對散養戶的管理開始趨嚴。不少地區被列入禁養區、限養區,部分豬農把所有豬都賣光了。2019年9月初,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坦言,去年以來,受環保整治、禁養區清理和非洲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廣東省行業總體信心不足。

  受非洲豬瘟影響,全國各地都出現生豬產能緊張的局面,政策發生了逆轉,全國上下都在鼓勵生豬增產。那么,產能的極大缺失,對于養戶來說是否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良機?

  “以前我們整條村一年大概能生產40萬頭生豬。”在空蕩蕩的豬舍旁邊,廣東某地生豬養殖戶柳安對時代周報記者如是說道。

  作為珠三角地區最為經典傳統的農業生態之一,柳安采取的是豬舍和魚塘結合的循環養殖模式:池塘養魚、塘畔、豬糞喂魚、塘泥種菜。

  但這樣的一個生態鏈,卻在今年年初被一紙文件所打破:由于被列入限養區,今年年初,柳安所在地區的農業部門就已經發布通告,5月31日之后,不再給轄區內所有養殖戶發放檢疫證。這也意味著轄區內就算仍有生豬養殖,也無法通過合法途徑上市。

  “主要是恐慌性出欄和空欄現象突出,生豬產能下降幅度較大。”9月初,廣東省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坦言,去年以來,受環保整治、禁養區清理和非洲豬瘟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廣東省生豬行業總體信心不足。

  這也從側面印證了生豬調入大省廣東遭遇的困境:數據顯示,上半年期末全省生豬、能繁存欄量同比分別下降34%和43%;農業農村部在廣東省設立的20個監測縣數據顯示,6月生豬、能繁母豬存欄量同比減少超過50%。

  自“非洲豬瘟”這只黑天起飛以來,全國各地都出現生豬產能緊張的局面。

  農業部公布數據顯示,7月份400個監測縣生豬存欄環比減9.4%,同比降32.2%,全國規模以上生豬定點屠宰企業屠宰量1730.34萬頭,環比減1.6%,同比降11.3%。

  在此背景下,一場生豬產能保衛戰正在全面展開。

  政策逆轉,鼓勵生豬增產能

  據時代周報記者整理,僅8月21日國常會議以來,各部委為恢復生豬產能及保障市場供應,先后出臺20余次政策措施,從取消養殖限制、恢復運輸“綠色通道”、提高貼息貸款和保險力度到提高規;B殖場補貼額度等,多方鼓勵農戶重新養豬。

  “我們也很希望能夠在這里再一次養豬。”柳安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得知國家決定重新修正禁養和限養政策之后,他與其他養殖戶曾經和上級的農業主管部門進行溝通,但截至發稿,該地區仍未有關于政策調整落地的消息。

  事實上,自2000年以來,傳統的養豬模式便步入了專業化養殖戶崛起的階段,逐漸形成“公司+農戶”的溫氏模式和“一體化自育自繁自養”的牧原模式,養豬巨頭不斷涌現。

  另一方面,2014年我國農村和農業環保領域第一部國家級行政法規《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實施以來,對散養戶的管理開始趨嚴,全國開始在南方水網133縣、京津冀等區域劃定禁止養殖區。

  這也是為何今年年初,柳安所在轄區政府對禁養區以及限養區養殖戶停發檢疫合格證明的緣由。

  走進柳安所在的村莊,以往彌漫在空氣中的豬糞味已經徹底消失。正如硬幣的正反面,對于柳安這類個體養殖戶來說,則只能留下一個黯然離去的背影。

  “當時什么都賣了,連母豬都全部賣掉了。”與柳安有著類似經歷的許能對記者說。

  他是當地有名的養豬大戶,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進入到生豬養殖行業至今,“當時養豬的利潤相當可觀,但進入不僅需要一定的資本,也有較高的技術門檻”。

  因此,有著高中學歷的許能順利地成為當地最早一批養殖戶。在此之后近30年,養豬讓他成為周邊地區的名人:“在我最風光的時候,養里有幾千頭豬,一年收入超過50萬元。”

  作為生豬界的“硬通貨”,母豬不僅有著比其他豬種更高的價格,同時也是繁衍的必要條件。

  以許能所在地區撲殺生豬的賠償標準來看,母豬的賠償金額每頭為1200元,而一般肉格僅為600╴800元。

  “往日我們養一只出欄的肉豬,成本在2000元左右。”許能告訴時代周報記者,2000元的成本中有600元左右是仔豬的價格,1200元左右是錢,還有100元左右則是疫苗、保健以及損耗攤分的費用。“基本上所有的飼料錢都打了水漂。”

  據柳安介紹,由于其所在村莊旁邊流過的大江是當地及下游地區重要的水源地,因此在大江堤岸兩側往外500米的距離,均屬于禁養區,而村莊中的大多數豬欄則屬于限養區。

  許能也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在最終禁養政策出臺之前,該地有過多次針對偷排農業廢水的整治,但該現象依然屢禁不止。

  “村里一些養殖戶養豬的密度遠遠超過了環境所能承受的。例如一畝魚塘大概可以養10只豬,他們卻養了超過30只甚至50只。”柳安告訴時代周報記者,豬只養殖密度過大,直接導致過多豬糞被倒入魚塘,并直接導致魚塘水體富營養化。這些富營養化后的污水又被倒入與附近大江直接相連的河涌之中,并最終流入大江。

  “作為整個地區最重要的水源地之一,政府環保壓力也很大。”在柳安看來,如果養殖戶能夠降低養殖密度,或許“公地悲劇”的生豬養殖版本,也不至于在此上映。

分享到:
皇冠hg0088如何注册